红媒网官方微博官方微博 红媒网新闻投稿新闻投稿 红媒网RSS订阅RSS订阅

新户注册
红媒网免费投稿功能
红媒网 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 > 地方 >

公益中国

时间:2012-11-14 14:52   来源:   作者:  

心灵沟通让盲人看世界


王伟力在工作中


因为我正在做这个盲人的广播培训,培训他们做广播主持人,培训完了以后,他们能够做广播节目了,也拿到普通话一级甲等了,我发现他们由于这种视觉的障碍,还是不能站在社会人的角度上来反映他自己的观点,那么这一点,我就想到怎么能给他补充社会信息,这个时候我就想到讲电影会不会更好。

——2007年,王伟力第一次讲电影后认为,讲电影是与盲人进行心灵沟通。

王伟力:现为“心目影院”负责人,五年前为“心目影院”负责人

感言·5年间

服务盲人绝非三分钟热度

困扰钱始终是个问题

记者:大伟,您是如何开始“心目”之路的?

王伟力:从2000年开始,我和妻子共同制作了一系列以盲人为主体的电视节目,一共52期。也就是这段时间,让我们有大量时间接触盲人,以前从未这样接触过,突然发现,他们太需要我们关注了。而2003年,节目在电视台免费播出一年后,因为经费问题,我们再无法继续制作,从电视改做广播。到了2008年,恰逢奥运会,我们花了大量的精力,培养出七八位盲人广播播音员,帮助他们过语言关,发音标准,使用录音设备。其实,这些都不难,最难补的是他们缺失的文化信息。这个工作开始之后,便停不下来,直到现在为盲人讲电影。

记者:心目影院开办以来,您遇到过什么困难?

王伟力:我之前做电视节目的时候,有过一些积蓄。自从2000年开始做盲人公益,我们花了很多钱,到2003年,我们差不多就倾家荡产了。为盲人公益做出的东西,我们对盲人是免费提供,但做东西这个过程产生的费用都是我们自己掏腰包。心目影院的音像制品在电台和电视台播出都是免费的,而制作成本却无法忽视。我把音频刻成光盘,光盘要钱,处处都需要钱,但是又不能停下,不能半途而废。

目前,心目影院以及我们住在这里的房子,还是租的。刚开始只租了东侧的一间屋子,做饭的电器、桌椅板凳都是我从家拿过来的,后来我直接就住在这了,还带着七八个盲人孩子。录音间的设备也比较老旧,没办法,设备更新需要钱。直到2007年,“心目影院”有了来自社会上的一些捐助,“到现在,我们的状态也只是能维持着。”

亏欠孩子高考都没顾上

记者:遇到这么多困难,家人是否支持你?

王伟力:我和我妻子(郑晓洁)一起做盲人公益,我们相互理解,也相互支持。要说有所亏欠,我觉得挺亏欠我孩子的。当时,我们夫妻俩的生活和工作重心都在盲人身上,对自己的孩子关注太少,而那会儿我孩子正是准备高考和上大学的阶段,没办法,真的顾不过来了。

10年前,我的孩子在读高中,孩子准备高考时,我们都没有辅导。等他考上大学了,而“心目”各处正在用钱,我就把孩子上学的钱给用了,想着到时候从别的地方给他凑,后来实在凑不上,就不让孩子上了。后来,我们让他读了一个成人大学,毕业后也在“心目”工作,也为盲人服务。现在他长大了,也能理解我们当时的举动,但做父母的,还是觉得亏欠自己的孩子。

欣慰志愿者越来越多了

记者:近5年,“心目”有何变化?

王伟力:“心目”的变化主要是体现在理念上。对于盲人,信息不平等,要求我们服务更标准。举个例子,由于盲文书籍远远不够盲人阅读,所以我们竭力扩大心目图书馆的图书数量,这都是志愿者读书讲述的形式,供盲人听。有的志愿者在读书过程中认为,光读书比较枯燥,觉得再配上音乐是不是效果更好,但读书就是读书,书里面并没有音乐。所以,我们要提供更专业的服务。心目影院同样也是,视觉讲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除了要求讲述者基本发音没问题,还需要通过相应的培训,把视觉信息转化为听觉信息,给盲人画面感。

另外,志愿者更多、更多样化。我们去过全国很多地方,走到哪我们把“心目”传到哪,我们在当地培训志愿者,这比给盲人“心目”的音像制品有意义得多。至于这几年共培训过少名志愿者,我们已经记不得了。但有几名志愿者,已经留在“心目”做正式的工作人员。“心目”给的工资不高,他们能留下,也是真的想为盲人服务。

记者:制约“心目”发展的瓶颈在哪里?希望未来有何改观?

红媒网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honews.net/news/04/20121114/9395.html

声明:红媒网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。

责任编辑:CA088

相关文章: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广告服务| 免责声明| 隐私保护|本站地图| 热门标签

Copyright © 2012 HoNews. 红媒网 页面设计:中国新媒体网 京ICP备12041160号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未经允许禁止各种镜像